电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梅花惨案过程简介梅花惨案发生的过程介绍

发布时间:2021-01-06 12:17:24 阅读: 来源:电视厂家

梅花惨案过程简介 梅花惨案发生的过程介绍

战争开始

1937年10月11日晚上10点多钟,日军板垣师团的一个大队,从藁城出发来到了梅花镇西关,和一营的步哨发生了战斗,日军的后续部队渐次到达,拂晓前向镇西北角发起猛烈攻击,吕部爱国官兵,利用有利地形和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这次战斗共打死打伤日军800余人。

就在691团官兵和敌人进行殊死战斗时,53军军长万福麟率部向南跑的很远,并发来电报让691团丢下被困的一营南撤,吕正操不同意,果断地命三营八连在团属迫击炮掩护下,接应一营胜利突围。为了减少老百姓的伤亡,掩护群众突围,一营的乔排长带领16名战士在寨墙上来回跑动。射击敌人,掩护军民从东门撤出,并派人骑马在村内大声喊话:“日本鬼子进村要杀人,乡亲们快逃命吧!”12日黎明,691团突围转移到晋县小樵镇。战士们在大街上喊话时,镇西部战斗还未结束,多数人家没听到喊声,没有撤走。镇东部大部分人家及时从东门安全撤出。

开始屠杀

10月12日清晨,5000多名日军包围了梅花镇,他们从镇西南翻过寨墙进入镇内。当时天还没亮,街上只有少数人走动,穷凶极恶的日寇见门就砸、见房就烧、见人就杀。霎时,梅花镇上空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枪声、砸门声、大人小孩的哭叫声响成一片,侵略者开始了四天三夜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几个日军闯进王淘气家,一进门先枪杀了王淘气善良的母亲,父亲王保云悲愤交加,随手抄起一把三齿招呼家人:“给我往外冲,跟狗杂种拼啦!”三齿下去,锛死一个日军。当他又向另一个日军扑去时,不幸中弹身亡。王淘气乘机冲出门去,气急败坏的日军吼叫着把两个孩子绑在淘气妻子的胳膊上,先用刺刀将淘气妻子的肚子挑开,接着又把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剌死在母亲身旁。

农民马二黑一家4口不幸落入魔掌,日军像赶牲口一样把他们绑到村南,用刺刀将临产的妻子剖腹取胎,马二黑悲痛欲绝,拧断绑绳扑向恶魔,两个幼子也哭喊着一同扑去,日军举枪狂射,可怜一家人全部倒在血泊中。

一群日军砸开鲁全成家大门,把鲁全成绑走,一家人拼命向前呼救,日军开枪打死鲁全成两个不满10岁的儿子,将5岁的女儿鲁梅珍踢倒在地。鲁全成70多岁的姥姥目睹不忍,哭喊起来,被日军一脚踹倒,剁掉双脚,残酷杀害。接着鲁全成的母亲、妻子和一个吃奶的孩子被日军狂叫着推入院内的井里,用辘轳、砖头活活砸死在井内。日军走后,小梅珍从昏迷中醒来,跪在亲人尸体旁哭叫,爬到街上喊爹娘,其凄惨悲凉场面,令人几十年后回亿起来都心颤。当时鲁全成家大院住有6户,20口人,被日军杀死15人,伤2人,其中3户被杀绝。

大屠杀进行了一天,屋内外、大街上、粪坑里、水井边到处都是鲜血淋淋的尸体,整个梅花镇到处弥漫着腥风血雨,俨然一座人间地狱。

杀人场

12日这天,日军在镇内各处杀人的同时,还把一批青壮年抓了起来,绑在一起,强迫他们跪在大街上、真武庙前和几个较大的院落里,日军把他们一批批拉出去残杀。当时大的杀人现场有镇西头辘轳把水坑。地主尚五子家长工院、镇东头臭碱水坑、打坯坑、血井、镇南头三十六口坟场,还有街内的染坊大院和地主杨老风的粉房大院。仅此八处,就有1200多人惨遭杀害。

辘轳把水坑是最大的杀人场。12日中午,飞机不停地在空中盘旋,几百名面目狰狞的日军端着刺刀,站在水坑周围,附近架着机枪,把捆绑着双臂的老百姓从大街上和真武庙前往水坑边驱赶,日军用刺刀棍棒强迫他们往水坑里跳。水很深,许多人跳下去就淹死了。日军边强迫人们往水坑里跳,边用机枪扫射。尸体填满水坑,血水溢出坑外,顺着沟流到了街上。坑四周站着的日军,见到没死的,远处用抢打死,近处用刺刀挑死,共有597名无辜百姓惨死在坑内。惨案过后,乡亲们强忍悲痛在这里打捞了5天尸体。其中有100多具尸体血肉模糊,无法辨认,一起埋到了镇西的一个坑内。

地主尚五子家长工大院,宽大而空旷。日军把100多个村民赶到院内,跪了一天一夜,不让吃一口饭,喝一滴水。13日,一群日军闯进来,把这100多人全部杀害,尸体扔到院内的两个大菜窑和一个大粪坑里。日军为了掩盖滥杀无辜的滔天罪行,在院边插了一个大牌子,上写“支那军战死之位”,恬不知耻地炫耀其“战果”。

灭绝人性

12日,日军把各户抓来的100多名妇女强行拉到地主杨老风的粉房大院,进行了野蛮的侮辱和杀害。其中有11名怀孕临产的妇女被日军剖腹,并将胎儿吊在树上练习打靶。有个日军用刺刀把胎儿挑起一丈多高,摔成肉泥。孟小庆的妻子被扒光了衣服,吊在门梁上,被打得皮开肉绽。觉得不过瘾,就用刺刀刺开肚子,挑出血肉模糊的胎儿,狂笑取乐。郑小娥被扒光衣服,割掉乳房,她的两个孩子爬在她身上哭叫,也被日军当场刺死。

被赶到染坊大院的100多名妇女,同样受到日军的摧残。十几名日军先后轮奸了年轻媳妇蒋王氏、魏武氏、张邓氏等,摧残折磨过后,用刺刀将她们全部刺死。晚上,一群一群的日军打着手电进去,把年轻妇女抓出去,野蛮地进行奸污残害。

10月13日、14日,农民张二黑等62人,手拿棍棒,冲出封锁线逃跑时,不幸落入日军魔爪。他们被捆绑起来,打得腰折腿断,然后推入打坯坑内集体活埋。与此同时,日军又将200多名青壮年绑到东门外空地,毒刑拷打后,一批批用刺刀刺死。马胜福、马喜福等人被日军用铁丝穿透胳膊,打的死去活来。马胜福、马喜福等不屈不服,怒骂不止,最后被日军在身上浇上汽油,推入火坑,活活烧死。

樊金保等63名群众,被绑到东门外臭碱水坑旁,先挖掉眼睛,再砍掉四肢,然后割下头颅,将残尸抛入臭碱水坑内。

东门外有一处种有桃树的园子,一口大眼井,14日下午,45名青壮年被绑到井旁,日军狂叫着,举起战刀,强迫他们跪下,他们宁死不屈,骂声不断,恼羞成怒的日军将45人全部砍死,头被挂到桃树上,尸体扔进井里,水井顿时变成了血井。像这样的血井,全村当时还有23口。

南门屠杀

南门外的屠杀更使人触目惊心。10月13日,200多名妇女、儿童被绑到南门墙下。日军想找到吕正操部队的下落,便在妇女儿童身上打主意,先是哄骗,后是恫吓威逼,她们宁死不讲,日军恼羞成怒从人群中拉出4个不满10岁的女孩,把她们活活劈成两半,众人见状,一拥而上痛斥日寇法西斯暴行,日军气得狂蹦乱跳,进行了疯狂的屠杀。当时有的被砍头,有的被断臂,有的被割掉乳房,有的被剖腹取胎,最终200多名妇女、小孩全部被杀,尸体扔到护寨沟里。惨案过后,赵二满和几个老雇农含泪在沟里打捞了3天尸体,其中有36具尸体无法认领,埋在一起,被当地人称作“三十六口坟”。后来,筹建“梅花惨案”展览馆时,从这里挖出三颗头骨,其中一颗头骨上面还卡着日军的子弹头。

10月14日,从小逃荒来梅花村的张玉振等6人,被日军整整毒打了一天,打得皮开肉绽,浑身是血。傍晚,日军把他们绑至东门外,他们见满街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血泊里,树上挂着血淋淋的人头,连声骂道:“你们这群狗娘养的,中国人迟早要和你们算账!”他们挣断绳子,赤手空拳和日军拼了起来。凶恶的日军端着刺刀一阵乱刺。5人惨死在屠刀下。张玉振被刺了11刀,昏死过去。深夜醒来,一翻身,全身淌血,他强忍着剧烈的疼痛,挣扎着爬到了镇外较远的地方,被人救起,幸存至今。他的身上还留有11处刀疤和半截拇指。

农民张二白,被日军抓捕后,押上大街,几个日军用棍子边走边打。张二白强忍怒火猛转回身,从日军手中夺过棍棒,手起棒落,血浆四溅,一个日军的脑袋开了花,他抡起棍棒,左右开弓,前后几个日军被打趴在地。有个端枪的日军扑过来,张二白猛冲上去,中弹身亡。张二白死后,那根棍子还紧握在手中。

50多岁的阎老聪,是沿街乞讨来梅花镇定居的。他看到一批批人被赶到辘轳把水坑被害,高喊:“乡亲们,和小日本拼呀!”日军向他扑去,他顺手从地上抄起一块砖头,砸瞎了日军一只眼.疼得那日军嗷嗷叫。后来日军把他绑在树上,他破口大骂,日军割掉了他的舌头,他怒目圆睁,运足气力,喷了日军一脸血。日军恼羞成怒,用刀把他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并砍掉了他的胳膊。阎老聪虽然被害了,但他那不畏强暴,宁死不屈的铮铮铁骨,连凶恶的日军也都惊得目瞪口呆。

NK干细胞治疗

北京较好的直肠癌医院

中国子宫癌十大医院

中国干细胞公司哪家最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