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只有菜鸟愿意和他说话属于艾弗森时代已经终结-【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9 00:18:32 阅读: 来源:电视厂家

只有菜鸟愿意和他说话属于艾弗森时代已经终结

“我们还是很不一样了,虽然我们有……泰夏安,还有拉希德。”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艾弗森在唯一一次提到队友的名字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仿佛很不愿意提到这个字眼。他和那些他不愿提及的名字,仿佛在同一球场的两个次元打球。

艾弗森经过他身边,两个人抬起手轻轻击了一下掌,谁也没有看对方,走道的尽头就是通向停车场的丁字路口,纽约的风很大,一丝凉意从通道灌进来,艾弗森吸了两下鼻子,头缩进了领子里,一双迷倒众生的眼睛依然忧郁,而且还闪动着深深的寂寞。

曼哈顿中城,12月7日下午3点30分,活塞刚刚输掉对尼克斯的比赛。冬日的纽约寒风凛冽,但是阳光依然明媚,麦迪逊广场花园的地下一层,客队的更衣室有些不见天日,昏暗的灯光穿过从浴室散出的雾气,让挤满了人的室内显得有些光怪陆离。

艾弗森穿戴整齐,钻石耳钉闪耀夺目,重新回到衣柜前的他扫了一眼傻等他多时的记者们,嘴里嘟囔了一句:这些人怎么有这么多时间,然后坐下来,“让我们开始吧,简短一点。”

他不应该对记者们这样无礼,原因也许他并没意识到:现在围在他身边的这群人,也许是整个更衣室里惟一愿意主动和他说话的人。

只有菜鸟愿意和他说话

在艾弗森从浴室里出来之前,百无聊赖的记者们开始各自寻找着“猎物”,普林斯、拉希德还有今天有“3+1”演出的埃弗拉罗身边都围满了记者,当艾弗森从浴室里出来,走向对角线的他的衣柜时,场面有些尴尬,他吆喝着:让一下!让一下!从被三个半圆形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的过道里走过去,每经过一个人,采访就停顿一下,记者堆里面的被采访者停下来,看了艾弗森一眼,然后漠然地转过头,继续回答刚才的问题。

而艾弗森甚至没有移动一下眼神,他一边喊着让路一边从队友身边走过,目视前方,面无表情,仿佛身边的人不是自己的队友,而是头顶上的第七大街陌生的汹涌人群。

客队更衣室的衣柜分两排,普林斯、汉密尔顿和华莱士等人的在一边,艾弗森和阿米尔·约翰逊、威尔·拜纳姆、赫尔曼等人在另一边。

衣柜在艾弗森旁边的阿米尔·约翰逊坐在凳子上往身上涂着润肤霜,看到艾弗森过来,他站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硕大的Bose耳机扣在了头上,他一边戴着耳机摇头晃脑,一边眼睛时不时向对面华莱士和普林斯瞟上两眼,硕大的黑色身躯扭向一边,像一座墙一样挡在艾弗森面前。

艾弗森也并不打算给这个家伙任何好脸色,他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同盟,阿根廷人赫尔曼刚刚洗完澡,“到这边来,沃特尔,你今天很不错,就是太毛躁了一点。”阿根廷人乖乖走过来接受艾弗森的耳提面命,无论在场上还是在更衣室,今天艾弗森似乎只有这一个跟班。

半个小时之前,当第四节刚刚开始的时候,艾弗森似乎认为这是他率领球队从18分的劣势中走出来的时候了,他开始主动要球,然后指挥队友跑位。

然而艾弗森在弧顶伸手招呼,没有人上来给他作掩护,弧顶持球的普林斯看到他从右边绕过三个防守球员千山万水地从底线绕出来,扭头就将球传到了左边。

只有赫尔曼,艾弗森让他去底角等球,他就像钉子一样戳在底角一动不动,艾弗森言出必行,哪怕是隔着两三个人,也艰难地把球送到赫尔曼手上,赫尔曼抬手就是一个三分,球弹筐而出。艾弗森跑上去拍拍他的后背以示鼓励,身边,另外三个队友面无表情地从两个人身边跑过。

他的眼里有更深的寂寞

“我们还是很不一样了,虽然我们有……泰夏安,还有拉希德。”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艾弗森在唯一一次提到队友的名字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仿佛很不愿意提到这个字眼。

他和那些他不愿提及的名字,仿佛在同一球场的两个次元打球。

第一节,艾弗森没有任何自我进攻的欲望,他不断地把球传给队友,用他赛后自己的话说,“我试图让更多人参与到进攻中来。”

然而,这样做的结果是——艾弗森的得分是0,助攻依然是0,接到他的传球的队友似乎像是接到了烫手的山芋一样,没有活塞熟悉的空手跑位,没有恰到好处的传球,整个活塞队不断地重复着这样的模式:艾弗森传球,然后开始四打五。

令人抓狂的比赛进行了6分钟,活塞队做出了换人决定:艾弗森下,斯塔基上。艾弗森下场之后,普林斯和汉密尔顿突然变得像打了鸡血一般兴奋,汉密尔顿的中投又回来了,普林斯强硬地杀向篮下打成了2+1,板凳上的艾弗森用一条大大毛巾罩着头,没人能看的见他的表情。

第一节落后17分早早为活塞掘好了坟墓,尽管他们在后面拼命追分,尽管艾弗森在后三节决定重新自己掌控一切,但是一切都已经无济于事,而艾弗森拼命出手的结果是让他全场18投6中的成绩单更加显得刺眼。

匆匆结束了短暂的采访,艾弗森把行李装进他的LV大包里走出了更衣室,外面,第四节两次技术犯规被罚出场的汉密尔顿还没有离开,他在等普林斯。

艾弗森经过他身边,两个人抬起手轻轻击了一下掌,谁也没有看对方,走道的尽头就是通向停车场的丁字路口,纽约的风很大,一丝凉意从通道灌进来,艾弗森吸了两下鼻子,头缩进了领子里,一双迷倒众生的眼睛依然忧郁,而且还闪动着深深的寂寞。

“Heisover.”身边一位《纽约时报》的记者一边收拾着录音机,一边用夹杂着遗憾和怀念的声音望着远方说道。

蒸汽减压阀

四通球阀

低温安全阀

铸钢球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