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撒骨灰的小女孩-【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05:35 阅读: 来源:电视厂家

我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是在元旦那天,

我第一眼就被她吸引到了,2017年的元旦清晨,我踉踉跄跄的从朋友家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六点二十四分,单薄的雾霭在街上飘荡着。空气中弥漫着清晨凝结的清醒和冷静。摄入的酒精现在已经开始全面撤出身体,大脑昏昏涨涨的迷糊让我有种不知道身在何地的感觉。

道路上的车辆几乎没有,每个路口的路灯闪孤独的闪烁着的黄色警示灯昭示着这座城市非工作日期间的慵懒和敷衍,很难想象到前一天此时此刻的车水马龙摩肩接踵。

一只黑猫从左边的绿化带冲出来慢悠悠的坐到马路中间,尾巴在头顶上划了个圈然后安稳的落在身边,它回过头,浑圆的瞳孔盯着我的双眼,有气无力的对着我点点头,喵了一声。我反射性的回应了一声汪。它喵喵叫了两声抬起屁股一摇一摆的消失在了右边的冬青丛里。它走在这条马路上,就像走在自己家里一样。

眼前的雾霭告诉我重度污染这种事情是真的。我尽量保持内心的平静。我走过福州南路闽江路路口的时候看到前一天晚上有人烧过的纸灰和夹杂在纸灰中的水果以及其他的一些作为祭品的东西。

我不太明白,元旦这种节日为什么会被用来祭奠逝者。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死亡这种事情不会挑日子的。死在哪天,忌日就在哪天。(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并不是,这里的人习惯性的只要是节日就烧纸,什么七夕,情人节,圣诞节,元宵节,春节啊等等的,只要是节日,大街上肯定会有人在烧纸。)

我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没注意一脚已经踩到了纸灰里,一个苹果被我踢得滴溜溜的转了几圈优雅的滚到了马路中间。我抬起头,四下无车无人,甚至连风都没有一丝一毫。我失望的摇摇头继续往前走去。

嗯,其实我是故意的。我在这个世界上活了24年,除了纯洁到变态和不能容忍的纯物理世界以外,所谓的超自然事件一直是道听途说。我知道我在寻找什么,我不是在找死,我只是想知道,想证明,这个世界并不是真的仅仅只有单纯的物质构成。

因为这种想法让我疯狂。纯粹的物质世界,想想都觉得可怕!这样的世界意味着单调,枯燥,乏味,以及,没有任何的变数可言。一个被程式化的世界,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格式化无论文明和道德发展到了何种地步。

人类灭亡后,时间只需要20万年就能摸光所有人类曾今存在过的痕迹,无论是文明产物还是思想意识。自然资源的产生周期需要几百万年,这个星球已经存在了46亿年,那么,这就意味着这个星球绝对不可能用了46亿年的时间仅仅产生了只够消耗200年的资源,那么,以前产生的资源到哪里去了?

又或者真的是有过所谓的曾经,当所有资源耗尽后,时间用了20万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把所谓的曾经碾碎为最本质的尘埃,所谓的格式化大抵如此。然后生命周而复始,文明亦然。

我走到南京路江西路路口的时候看到了她,她穿着一袭黑衣,安静的像一只黑天鹅,从旁边高楼上撒落下来的新春红色的光茫披在她的身上,红与黑,在她的身上交织出一场华丽的天鹅舞就像是鲜红的血液凝结候干枯的绝望深黑。

我的心。跳了一下。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偶尔出现行人和车辆了。她却一直站在马路中间不躲不闪,她的怀里抱着一个精致的盒子,不时地从里面拿出一些东西,轻轻地抛洒,她的手指修长晶莹,指甲上的水钻闪烁着妖冶的玫瑰色。

有行人被女孩撒到身上的时候会出现很明显的怒气冲冲,上前要跟那女孩理论,可是到了女孩身边却突然换了一个人一样,诚惶诚恐的退避,第四个人从女孩身边急匆匆地逃走的时候,我的好奇心已经不可遏制。我没有等绿灯,因为我的方向并不在信号灯的指引范围内。

我从女孩的侧后方悄悄的靠近,像极了猥琐的痴汉。女孩一只手抱着盒子,另一只手伸进盒子里抓出一把什么东西,然后轻轻地伸开手,任由手掌中的东西随着雾霭和清风飞散,我靠近女孩的时候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清香。跟我每天午夜惊醒的时候闻到的味道一样,可能是迷迭香,也可能只是我的幻想。

我已经走到了女孩的身边,我细细打量着这个女孩。她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雪地靴,黑色打底裤,把自己包裹在一件肥大的黑色A字羽绒服里面,头发在头上挽成发髻。

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着,我怀疑她戴了美瞳,后来我知道我错了,她只是戴了树脂隐形眼镜。她手里抱着一个精致的盒子,雕刻着青山秀水,龙飞凤舞祥云拥簇,这个盒子就是最常见的檀木骨灰盒。

盒子里放着灰白色的骨灰,女孩正在一把一把的往空中抛洒,但并不是所有的骨灰都会随风而起,一些并未完全烧化的骨质被女孩整齐的放在盒子里的一角。

这些骨质上有着黝黑灿白的光芒,中间还夹杂了几颗牙齿。我站在女孩的身后,欣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她左手怀抱骨灰盒,右手轻轻地伸进盒子里,就像抚摸情人的脸庞一样在骨灰中轻拂,然后小心翼翼撕碎美好的脸庞,也可能是在靠近胸膛的位置抓出一把曾今还火热跳跃的心脏如今化成的白灰,芊芊玉手轻轻地在晨风中舒展,然后微笑地看着风儿就像带走过去一样把手中的骨灰带走。

女孩察觉到身后有声音,缓缓的转过头来。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紧接着羞怯地低下了头。浮现在我脑海中的场景是--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我开口说:早上好。

她:你好。

我看着她的怀里:这位是?

她:哦,你说他啊,他是我男朋友。嗯,准确的说是死掉的男朋友。

12下一页

---- 作者寄语:谢谢昂

么么咒内购破解版

新塔防三国

帝国守卫战无限英雄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