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外界质疑法国当局掀起文字狱54人已被逮捕

发布时间:2020-07-17 18:08:10 阅读: 来源:电视厂家

央广网北京1月17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法国《查理周刊》14号扩印发行遭恐怖袭击后的首期杂志,封面刊登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这期杂志名为“幸存者专刊”,发行300万份,是平日发行量的50倍。

这300万份一上架就被抢购一空,以至于印刷厂不得不紧急加印200万份,法国国内一时洛阳纸贵。很多人一早就等在书报亭前。

巴黎市民:来这个书报亭前,我已经跑了五家,它们不是已经关门,就是已经卖光。想象一下,接下来四五天估计都是这种情况。

在法国的巴黎、里昂、里尔等大城市的书报点,几乎都亮出牌子写着:《查理周刊》售罄。法国总统奥朗德称赞《查理周刊》劫后“重生”,其价值观将活下去。

法国民众抢购“幸存者专刊”与走上街头,其目的都是声援罹难者,同时表示对一种观念的支持立场,即——言论自由与表达自由是抵制恐怖分子的最强有力的防御。但随后法国当局的行动表明,并不是所有言论和表达都应该被允许。

袭击案发生后,法国当局下令检察官取缔仇恨言论、反犹太言论和赞扬恐怖活动的言论,至今已逮捕54人。其中包括多次涉及种族歧视、反犹太言论的著名喜剧演员迪厄多內。

法国11日举行规模浩大的反恐怖主义大游行,“我是查理”成为人们悼念遇难者、反对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醒目口号。迪厄多内当天则在社交网站上写道:“对我而言,今晚我是查理·库利巴利。”阿梅迪·库利巴利是上周巴黎犹太人杂货店袭击血案的凶手,杀害4名人质,作案前一天还打死一名女警察。迪厄多內把这《查理周刊》和凶手名字进行了组合,或许如他自己所说“只是想逗大家开心”。可多数媒体人士还是法律专家并不这么看,他们认为迪厄多内“显然发表了反犹太人言论,不应继续享有幽默演员具有的豁免权”。

迪厄多内发表这番言论后,法国检察官次日就立案。他于14日上午被逮捕,当天晚些时候获释,定于2月4日出庭受审。检方指控迪厄多内美化恐怖主义,迪厄多内的辩护律师则称他享有“言论自由”。

法国法律禁止发表煽动歧视、仇恨或暴力的言论。去年11月,法国实行更严格法律,对美化恐怖主义或威胁实施恐怖行动的言论加大制裁力度。按照新法律,美化恐怖主义最高可处以5年监禁和7.5万欧元罚金,如果通过互联网传播这类言论,刑罚则是7年监禁和10万欧元罚金。

不过法国当局的做法,也让外界质疑法国政府是否掀起了“文字狱”,当政府在捍卫《查理周刊》言论自由的同时,却侵犯了其他人的言论自由,这是否是双重标准?中国国际问南宁最好的白癜风医院题研究院欧洲部主任崔洪建认为,法国现在的难点就是如何寻找平衡点。

崔洪建:我们看到最新一期的这个查理周刊实际也上延续了他以前的做法,而且我觉得这种做法某种程度上是火上浇油,因为他现在这个移民它已经是个现实,而且他这个多元文化共存也是一个现实,所以你现在不能去往一个方向走到极端,因为发生了这些悲剧以后,你可以有情绪也可以有表达,但是接下来应该是什么?应该是去寻求一种宽容和和解,而不是把矛盾再进一步的把它推向一个极端化,因为我们也知道,这实际上是法国的一个难题,就是一方面从政府来说他要去治理,他要去管制,但是另一方面他受到所谓的这个自由的这种,就是自由本身带来的限制,自由这个东西推向极端化的话,他会给政府,或者说给治理带来很多的问题的。所以现在这种按下葫芦起来瓢的这种状况,就是现在法国面临了一个非常困难的境地,所以现在没有办法,他为了避免这个所谓的进一步的这种分离也好或者说对立也好,他必须得去找这个平衡,这个平衡就是说涉及到一些出格的,或者说进一步去刺激一些涉及到民族重要感情的这样的一些东西的话,他必须要采取一些手段,但是在采取手段的同时,他又会遇到可能来势更猛的一种,来自于言论自由的一种反击,就说你实际上是在又在伤害言论自由,所以这样一种怪圈,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是法国政府或者说西方国家自己给自己设定出来的。

在巴黎发生连串恐怖袭击事件后,14日,奥朗德总统登上法国唯一一艘现代化航母“戴高乐”号,向法国军人发表新年致辞。奥朗德宣布,“戴高乐”号航空母舰将前往中东参与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军事行动。

奥朗德:我们出动航母是合乎情理的,而开始的这项任务也是对恐怖分子的一种回应。

法国是2014年IS危机爆发以来,首个响应美国号召,加入打击的国家,此次部署航母也是多国合作的“坚定决心”行动的一部分。那么派遣“戴高乐”号出征,能够解决法国面临的问题吗?崔洪建认为这更多的是一个象征意义。

崔洪建:其实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从欧洲或者说从法国的反恐行动来说,最大的问题是来自于内部,就像这次发生在巴黎的这个恐怖袭击一样,当然巴黎的恐怖袭击不是戴高乐号能解决的问题,但是另一方面,法国他又要去表达一种姿态,这种姿态就是说,他要坚决的反恐,所以派出戴高乐号更多是一种象征意义,而且我们也知道,即便说你要实现一种外部反恐,那仅靠法国内部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就像美国911以后搞了那么大规模的全球反恐,所以说我们看现在效果怎么样,更不要说法国了,法国在各方面的无论是军事力量还是在情报上,各个方面他跟美国相比都差距很大。所以真要靠一个强硬的,对外反恐的一个姿态来抑制住这种恐怖主义在法国的这种影响,觉得可能不是一个实际的做法。更多是表达这个法国政府这种信心,或者说传递一种信号,比如说法国不会在恐怖威胁面前妥协,而真正的要反恐我觉得不是靠戴高乐航母。

法国国民议会2013年12月通过的《2014年-2019年军事规划法》规定,法国军队在6年内将削减3.4万个职位,其中2014年削减的职位为7881个。

在“戴高乐”号上发表新年致辞的同一天,奥朗德还表示,鉴于法国近期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后“异乎寻常”的安全形势,政府将重新审议裁军计划。

奥朗德:鉴于目前的特殊形式,我们应该重新考虑之前有关在未来三年缩减军队编制的政策,我向国防部长提出要求,在这周末之前对相关议题给出建议,当然包括必要的财政预算。

法国政府拟重新考虑裁军计划,又将给法国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崔洪建:所以现在好多问题都交织在这里边,另外你看这个恐怖袭击发生以后,各方的反映都不一样。你比如说北约,北约的一个反映就很有意思。北约反映就是说说你看恰恰是因为你们这些欧洲国家,大幅的削减这个军事开支。然后你们的这个军事能力在下降,所以导致这样一些一些安全问题,那我们知道实际上法国因为现在它的经济问题很大,如果它要搞结构性改革,要搞(军术)的话,它就必须得动这个军费这一块儿。所以短期内你要指望法国把这个军费涨上去,这不太现实。但是我倒是觉得可能在反恐这一块儿它会重点可能会有一些反映,因白癜风的病因为现在这个问题已经提出来了,而且这次法国的一系列这个恐袭案也暴露出法国在反恐方面有很多的漏洞。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的军费和这个人员不足。所以我觉得接下来可能法国真正能做的不是去提高整个的军费开支,而是他有一些军费开支的结构里边他会有一些调整。比如说他会加强对反恐这一块儿的投入。加强对反恐这一块的投入。

手机回国看视频

华人如何看内地视频

回国看视频

华人海外看国内视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