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视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佛道仙第二卷道心3老井[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6:02 阅读: 来源:电视厂家

佛道仙第二卷道心2之道

“你怎么回来了?还有你身上的妖气怎么回事?”我站起身仔细的大量了一下她。  小白笑呵呵的说“奶奶给了我一颗药,好像是你师父给的,说可以暂时隐藏住我身上的妖气?”  听到这里我先是一怔,师父给的?不会吧,不像师父的风格啊…。  小白手中拿着一张信封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歪着脑袋问“手里拿的是什么?”  小白看了看四周小声的说“是奶奶让我给你的,好像是你师父托她给你的,还有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亲自交给你,还不许我看。”  我接过信封问“你看了吗?”  小白摇摇头说“嘿嘿,我没看,奶奶嘱咐的事情我怎么敢啊。”  我微微一笑拆开信,信中的内容让我顿时湿了眼眶,这封信确实是师父给我写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师父说,我们师徒缘分已尽,这也是命中注定,让我不要挂在心上,想他老人的时候可以回去看看他,还有小白,我与她注定要有一段孽缘,让我好自为之,师父知道我带着一只妖在路上可能多少有些不方便,特意让小白的奶奶带过一颗药,可以暂时遮盖她身上的妖气,剩下的路就要我一个人走了。  当我把这封信看完后,我能做的只是默默的流下一滴泪,师父把我从小带大,我没有照顾他老人家一天,反而让他每天担心我,可是我为了我心中的“道”竟然弃师门而去。  当我在自责的时候,小白把胳膊搭在我的肩上温柔的说“小风子,不要难过了,如果你要回去的话,就回去吧,大不了一辈子不见你了。”说到这里我眼睛的余光仿佛看见有什么东西在闪耀。  我把她的胳膊拿下来看着她说“我既然出来了,我就不能回头了,我没事的,等我找到胡仙养了以后一定让他帮你。”  我知道如果我回去以后,如果有别的修道之人看见小白,一定会对她不利的,她是一只好妖,我绝不能袖手旁观,我只有这一个理由能掩饰我的所作所为,我不能对她动了心。  小白听我说完后并没有表现特别开心,然后背对着我缓缓的说“如果我成为了地仙,是不是还是不能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她说的在一起什么意思,我故意没听懂的说“当然可以在一起,像朋友一样说说笑笑,喝酒聊天,现在我们也可以啊!呵呵”  小白依旧背对着我,身体有些颤抖久久没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便说“好了,我要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记住晚上不要瞎跑,不要吓到人。”  说完便关了灯睡觉了。  第二天起来小白还是依旧像往常一样活蹦乱跳的,小白见我醒来开心的说“小风子醒啦!我还以为你睡死了呢--。”  我愣了一下,笑着说“我要真睡死了,某些人要哭的。”  小白哼了一下说“谁哭你啊,你想的美呢。”  然后调侃几句后收拾好东西便退房准备出发了。  上次我和我的两个小伙伴李祥云和胡仙养分开的时候,胡仙养说他得回去跟他师父复命,然后就四处捉鬼降妖,所以要找他有点不好找,但是他师父是野仙,如果能找到地仙的话应该可以知道他的下落。  如果你要找野仙不用去什么森林深山什么的,那里好玩那里就有野仙,每个野仙的性格很开朗,就跟十多岁的孩子一样,那里热闹去那里凑,那里好玩去哪里玩,那里有好吃的好喝的就去那里,这是他们的基本生活乐趣。  还别说,小白的性格和他们还真有点像,但是野仙如果生气了可不得了,真的会死人的,野仙里分胡黄白柳灰五大门,最不好惹的就是胡门,狐狸天生报复心重,但是他们的报恩的心和报复的心一样重,如果你对他们好,他们一辈子都会帮助你,如果你做过一件伤害他们的事情,如果没人调节,你这一生将会被折磨。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他们很执着,小白也是一样的,毕竟都是一个种族,小白如果对我越陷越深的话,我这一辈子恐怕就要被她缠住了,虽然她不会伤害到我,但是我又对她下不去手,如果这么纠结下去,真的像是沼泽一样,越挣扎越离黑暗越近。  我们决定先到北京,然后见我一个小伙伴,他俗家名字叫李祥云,他现在已经是佛门弟子,已经皈依,法号“渡缘”虽然佛与道本不同,但是佛本是道教的分支,我们的出发点是一样的,他对佛法理解很多,我希望他能给我一些好的建议。  于是我和小白在前往北京的路上,这一路上小白非常开心,好像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出远门,格外的兴奋,还好周围人看不见她,如果要看见她的行为一定会认为是个神经病,而我要照顾周围人的感觉所以也只能不能和她互动。  小白知道我不能和她玩,所以她这一路对我是各种骚扰,比如不知从哪拿的一根草搔我痒,还有就是戏弄车上的乘客,唯独没有对司机大哥下手,因为我上车祝福她半天,说坐在最前面那个轮子转了转去的那个人不能惹,如果他要有什么疏忽,我们这一车的人就要死了,我们的命在他手上。  所以小白放过了这个司机,她这一路不是捉弄乘客和我就是坐在车顶上吹风,玩的不亦乐乎。  大约坐了三天的车,我已经对她无语了,这一路所有的乘客都已经要崩溃了,包括我,下了车我这一顿数落她,她只是吐了吐舌头保证下次不会了,我知道她下次一定还会的,这就是本性。  到了北京带她转了转北京的胡同,还有故宫长城还有前段时间我们大战东皇太一的地方—灵山,这个地方是小白强烈要求的,她很想看看我们和妖帝战斗过的地方。  在这之间我带小白转北京的胡同的时候发现了一口很邪门的老井,那天我和小白在胡同里散着步,这时隐约穿了一阵小孩的哭喊声,我们闻声寻找这声音的源头。  原来这声音的源头是一口枯井,年头有些久远,有个小男孩双手扒着井的边缘不停地哭喊,我赶紧上前一把抓住小孩的手,但是怎么拽也拽不上来,感觉事情不对,从井口内不停的传来一股一股的怨气。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