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视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有权部门人员有多套房折射什么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8:36 阅读: 来源:电视厂家

网上舆情要览:既然早在1998年,住房分配改革就规定不再有住房补贴政策,可为何公务员还能变相得到福利房?那些有四五套房子的权钱部门人员,买房的钱从何而来?为何这么多年,一直被视为“很普遍”而没有相关部门介入调查?“有权有钱部门人员有四五套房子很普遍”也揭示了这样一个问题:权力一旦失去制约,它便会不可遏制地自我牟利,从“有权”走向“有钱”。

新闻背景:

6月1日,昆明市长张祖林在调研保障性住房会议上表示,有权有钱部门的人员有4、5套房子很普遍,多余的房子都不愿低价出租,没房子的人只能高价租住。他还称,有些部门房子多得住不完,弱势群体没房住,政府不盖公租房,中低收入者就住不起房子。他举例说,自己在省质量技术监督局任职时,一年轻的质监局工作人员,参加工作5年,就拥有3套房。(6月3日云南网)

媒体论道:

有钱有权部门五套房释放马太效应

有权有钱部门的人员房子多得住不完,又不愿意低价出租给没房子的人,这不是过度占用住房资源,又为富不仁吗?张祖林市长对此提出批评,并提出政府多盖公租房以供中低收入者居住,体现了政府的责任担当与民生情怀。如果公租房租价低廉还能起到平抑住房市场租赁价格的作用。

为了说明有权有钱部门的人员房子多得住不完,张祖林市长举例说,自己在云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任职时,一年轻的质监局工作人员,参加工作五年,就拥有三套房。高昂的房价远远超出了普通消费者的承受能力,不少平民百姓倾尽积蓄、啃光父母的老本,也难以筹到商品房的首付款。而有权有钱部门人员参加工作五年就拥有三套住房,这让无权无钱的人民情何以堪?

我想问的是,年轻的质监局工作人员就拥有三套住房,当时担任省质监局局长的张市长又拥有几套房呢?更值得追问的是,有权有钱部门人员的四五套房从何而来呢?虽说从张市长提供的信息来看,有权有钱部门人员普遍拥有四五套房,与赤裸裸的受贿案例有所区别。但是有权有钱部门人员享有与其收入极不相称的住房资源,显然也不是凭正常工资收入买的。这些人凭借有权有钱的职务便利权力自肥,沿袭福利分房惯性的可能性最大。

针对公务员住房保障问题,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陈淮曾一针见血指出:公务员住房保障不应当享受“超国民待遇”。并举例说,一些地方政府打着保障性住房的名义,以各种形式为公务员建实物型住房有不断加剧的趋势,或明或暗的“福利分房”正在卷土重来。自1998年国家启动住房分配改革以来,对百姓来讲,福利分房是一个远去的词汇,但是公务员反其道而行之,福利分房在不断加剧,有集资建房的,有内部价分配的,有霸占本该属于困难群众的保障房源的……从媒体报道的情况来看,公务员复辟福利分房的形式五花八门。

尽管公众对公务员住房福利不理解。但是给公务员提供住房福利毕竟不同于给水电气定价,需要开听证会征求百姓意见。如果没有相应监督问责机制跟进,即便舆论反对,公务员住房福利超国民待遇还会继续下去。

问题是,公务员安享四五套住房,公平吗?公务员既当裁判员,又做运动员,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权给自己安排完善的住房福利,又由谁来给其他行业提供住房保障?其他行业不说提供内部价福利房近乎天方夜谭,在城市拥有当蚁族的资格都颇不容易。

从社会公平的角度讲,普通百姓无房可住、无房可租,而钱权部门人员房子多得住不完,这恐怕用“权力通吃”来解释比较合适。《圣经》的“马太福音”中有这样一句话:“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公务员特别是有钱有权部门人员自己安享多套住房,如此示范权力自肥,正是对这种“损所不足而奉所有余”的“马太效应”的最好诠释。

有经济学者指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是一项系统工程。而分配公平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核心问题。虽然社会分工千差万别,社会贫富悬殊不可能根本消失。但是,从政策上引导社会公平,逐步扭转行业之间收入分配差距扩大的趋势,应该可以做到。公务员安享四五套住房,特权福利一枝独秀,与社会公平背道而驰。有钱有权部门人员拥有四五套住房或许只是社会分配不公的一个现实缩影,但是公共政策如何更好引导社会公平分配,遏制特权思维蔓延,值得反思。(齐鲁网 叶祝颐)

信阳制作职业装

乐山定制工作服

海口职业装订制

三门峡工服订做

相关阅读